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電子報
sub imagesubimgsub bsub csub dsub esub hsub fsub isub jsub ksub fb
臺灣人‧臺灣事
鄭氏家廟內書有「鄉賢」的執事牌
鄭氏家廟內書有「鄉賢」的執事牌
新竹鄭家一門三鄉賢

文/林文龍/本館編輯組研究員

  清代舊制,孔廟必附屬有名宦祠及鄉賢祠等。名宦祠以政績斐然的地方職官為對象,不僅條件明確,且有輿論為依據,以卸任為論斷,生人亦能入祀,故人數較多。鄉賢祠所祀必須是品端學正的「鄉先生」,既稱「先生」,當然都屬身後殊榮,入祀極為不易。依據文獻考察,清代臺灣鄉賢人物只有五人而已。

  鄉賢祠入祀之不易,以臺灣縣為例,康熙《縣志》說:「鄉賢,古所謂鄉先生沒而祭於社者也。新造之邑,鄉賢雖尚有待,然以山高水深之區,安知不有名賢輩出,如丘文莊、海忠介其人者。異日蟬聯鵲起,企予望之。」這是清初情形,仍充滿了期待。乾隆《重修縣志》,鄉賢祠仍然「內祀闕」,因此,修志者頗有微詞:「前此臺灣版圖新闢,宮牆乍啟,宜莫與分俎豆之光。七十年來,沐浴聖教,久道化成,當有德業聞望,足為梓桑矜式者接踵而出,胡乃猶留此瞽宗之一席耶?」直到嘉慶年間,才有王鳳來的入祀(嘉慶11(1806)年,臺灣縣學教諭鄭兼才請祀),補此缺憾。王鳳來首開其端,新竹的鄭崇和踵繼其後;至光緒年間,共有五人入祀,新竹鄭家除鄭崇和之外,另兩位分別是鄭用錫與鄭用鑑。殿後的一位,則是光緒8(1882)年,請祀鄉賢祠的嘉義人士陳震曜。

  鄭崇和,字其德,號詒菴,原籍金門,屬十八都倉湖保;今為金門縣金沙鎮大洋里。鄭家之自金渡臺,是採取攜家帶眷式的集體行動,依據《鄭氏家譜》之鄭國唐傳記載:「公諱國唐,號碩龍,四輝公四男。兄弟五人,公及長兄國周、五弟國慶,同由浯江遷居竹塹,兄弟友愛,出入必偕,不歉唐家花萼樓故事。」可約略得知鄭家渡臺梗概。

  鄭崇和渡臺時間,《臺灣通史》說法是「年十九」,則時間約在乾隆39(1774)年。這時他的身分只是「設教於淡」的塾師,地點當在後壠,即今苗栗縣後龍鎮。傳統上設塾教書,舌耕度日,最主要之目的,只在教學相長,為科舉考試作準備,很難有教書先生致富之例,《臺灣通史》又言:「淡為新闢之地,民少讀書,崇和勸勵之,富家子弟多就學,奉師厚,故修脯亦豐。」推測是鄭崇和致富原因,也是其遷往城區的動機,其實「奉師厚,故修脯亦豐」,可能是事實,但絕不可能致富,其致富實由長子鄭用鍾經營實業並投資土地而來。崇和卒於道光7(1827)年4月,享年72。相關文獻僅見《清宣宗實錄選輯》在道光12(1832)年12月16日,有奏准「予福建故淡水廳監生鄭崇和入祀鄉賢祠」紀錄,翌年,入祀淡水廳鄉賢祠。

  鄭崇和次子鄭用錫,是親生的長子。鄭用錫能讀父書,年輕時代,家境已在長兄鄭用鍾的奮鬥之下,成為田產數千畝的素封之家,衣食無虞,乃從事舉子業,按部就班,參加科舉考試。鄭用錫的科舉之路,極為順暢,先取進彰化縣學為生員,再升為廩生。後隨著學制變化,撥歸淡水廳儒學,中式嘉慶23(1818)年戊寅科葉大章榜舉人,再登道光3(1823)年癸未科進士,有「開臺進士」之稱。鄭用錫科舉出身,畢生參與鄉邦文化事業,最重要的有兩項,一是掌教明志書院,一是纂修《淡水廳志稿》,兩者均影響深遠。鄭用錫卒於咸豐8(1858)年2月7日,享年71,同治11(1872)年,詔祀鄉賢祠。

  新竹鄭氏家族,在「用」字輩當中,鄭用鑑也是出類拔萃人物。鄭用鑑字明卿,號藻亭,科名只是拔貢生,不及族兄鄭用錫的進士及第。同治元(1862)年,朝廷褒以「孝廉方正」殊榮,其品端學正,自不待言。且畢生不仕,掌教明志書院三十餘年,允推北臺一大卓爾不群的教育家。光緒16(1890)年冬,晉江狀元翰林院修撰吳魯為鄭用鑑泥塑像寫下像讚道:「其德則粹,其行尤芳。據經師席,登著作堂。」寥寥數字,已足綜括鄭用鑑畢生學行,具體而微,的是確論。

  新竹鄭氏家族並非源自單一開基祖,乾隆中葉自金門渡臺者,主要包括鄭國周、鄭國唐及鄭國慶,及妻子等家眷。鄭用錫為鄭國唐之孫,鄭用鑑則是鄭國慶之孫,因此用錫與用鑑兩人為從兄弟關係。鄭用鑑品端學正,科名止於拔貢,終生以從事教育工作,故其生平事蹟未若乃兄鄭用錫活躍,教育之外,較為具體者,大都為地方義舉的參與。著《易經圖解易讀》三卷及詩文,未刊。同治6(1867)年卒,年79。光緒2(1876)年,福建巡撫丁日昌奏祀鄉賢祠。
  
  整個清代臺灣的鄉賢入祀,只有五人,新竹鄭家就佔了三位,不僅是臺灣史上僅有,即使清代其他府縣,恐怕也少有其匹。鄭用錫是崇和之子,鄭用鑑則是崇和之侄。乃以「父子兄弟叔侄鄉賢」與「開臺黃甲」並傳為佳話。
上方橫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