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電子報
sub imagesubimgsub bsub csub dsub fsub isub jsub ksub fb
臺灣人‧臺灣事
圖一︰山口秀高休職電報
圖一︰山口秀高休職電報
臺灣總督府醫學校首任校長山口秀高之離職原委

文/楊欽堯/本館編輯組專案助理

  山口秀高為臺灣總督府醫學校首任校長,對於日後的臺灣醫學教育留下深刻的影響。他出生於慶應2年(1866)1月東京(舊江戶)小川町,接受正規教育後於明治22年(1889)12月自(東京)帝國大學醫科大學畢業,以後擔任沖繩病院院長,到了明治27年(1894)7月辭職。在日本領有臺灣以後,明治29年(1896)受聘來臺擔任臺北病院院長,赴任之前與當時內務省衛生局長兼臺灣總督府衛生顧問的後藤新平商議準備創辦一所「能先將簡易的醫學教給臺灣人」的學校。等到明治30年(1897)山口擔任臺北醫院院長兼任臺灣總督府技師,隔年明治31年(1898)後藤新平正式接任民政局長之後,就更熱心大力促成醫學校的成立。明治32年(1899)臺灣總督府乃提請日本政府於3月31日以敕令第95號公布「臺灣總督府醫學校官制」,再以府令54號發布「臺灣總督府醫學校規則」,於是臺灣總督府醫學校終於誕生。同年4月任命山口秀高為臺灣總督府醫學校教授兼臺灣總督府醫學校校長。(上述主要根據《臺灣日日新報》大正5年(1916)12月28日第2版上刊載其生平概述)

  當時除了山口秀高外,一批日本醫學界優秀新銳的人員,像松尾知明、長野純藏、和辻春次、川添正道、堀內次雄等人陸續抵達臺灣。他們為了擴大熱帶醫學知識,使日本國內學術界得以了解臺灣醫藥進展與衛生狀況,乃決定共同創辦一份醫學刊物,促成明治32年(1899)2月開始發行專業的《臺灣醫事》雜誌,這是臺灣的第一本醫學專門學術刊物。為了維持該雜誌的開銷,就由他們分別購買十本或二十本來分送朋友,一部份經費則由臺北病院院長山口秀高從事務費中支出來補助。4月山口出任臺灣總督府醫學校校長,他從經費中撥出雜誌補助費,並悄悄地購入醫學相關圖書。由於他並不在乎總督府長官們,終於觸犯忌諱而被迫離職,間接使得《臺灣醫事》雜誌於明治34年(1901)12月出版最後一號後停刊。(上述主要根據小田俊郎《臺灣醫學五十年》,洪有錫譯,頁77-78)

  明治35年(1902)年初山口秀高擔任臺灣總督府醫學校校長被停職消息,刊載於1月16日《臺灣日日新報》,標題為「臺北醫院長兼臺北醫學校長山口秀高依〈文官分限令〉第十一條第一項第四號奉命休職」。所謂「奉命休職」,前述小田俊郎所言出自於山口秀高的做大事不拘小節之個人風格,而導致上級長官的不悅,最後因故迫使其離職。在二天前的1月14日山口秀高休職書批准的電報已傳至總督府。(參見《臺灣總督府檔案》,第784卷第26件,圖一︰山口秀高休職電報)

  這件事最主要導火線,在於他曾將臺北醫院事務費拿一部分來補貼《臺灣醫事》雜誌,所導致臺北醫院明治33年度經費不足還要追加預算,加上帳目有不合之處。因此,臺北醫院院長山口秀高及會計主任小菅正直被上司衛生課長加藤尙志呈請民政長官後藤新平送交議處。小菅正直於明治34年(1901)1月15日被送交文官普通懲戒委員會(由委員長兒玉源太郎主持加上4位委員所組成)處分,決議書中依照〈文官懲戒令〉第2條第1號,因為違背職務上的義務所導致的業務上疏失,以及第3條規定可以處以免職、減薪及譴責三種,故小菅正直被處以減俸3個月每月1/3月俸之處分。(參見《臺灣總督府檔案》,第681卷第31件,圖二︰小菅正直接受處罰之決議書)

  明治時期規範文官官僚體系有所謂〈文官分限令〉、〈文官任用令〉與〈文官懲戒令〉等法令。此為山縣有朋於第二次組閣時,於明治32年(1899)3月所公佈,除了用來規範文官之行為,同時也保障文官體系不被派閥政治所左右,保障文官任用不得隨意被免除職務,或者降職。山口秀高休職是依照「文官分限令」第11條,其中規定有四項情形可以命令休職︰1.依照〈文官懲戒令〉之規定被提交懲戒委員會審查時;2.因為刑事案件被告發或控告時;3.由於管制或人員改變超出員額時;4.根據官廳事務需要裁減員額時。而休職的期限,第1、2項決定於審理期間而定;第3、4項期限為3年,期滿後視為當然退官,在休職期間可支薪1/3。休職與復職之程序同樣,依照敕任官經由內閣總理大臣奏請,經批准後施行;奏任官經由內閣總理大臣認可,本部部長施行。(法令主要根據內閣官報局編《明治年間法令全書》,東京都︰原書房,1982年版,頁69-71、71-74、74-78。)

  然而《臺灣日日新報》明治35年(1902)1月23日上刊載「元臺北醫院長山口秀高氏此次陞敘正六位。」那為何要先停職處罰他,再加以升遷。原來這件事早在明治34年(1901)12月開始著手,依照《臺灣總督府檔案》內容顯示,臺灣總督府是在確定辦理休職後,才和山口秀高協調,延緩發布休職消息,在這期間辦理陞等手續,將山口秀高依照「敘位進階內則」規定,從原來從六位陞為正六位。(參見《臺灣總督府檔案》,第681卷第27件,圖三︰山口秀高之敘位)但因敘位上奏的程序問題,才會拖延至明治35年1月13日,然而14日已經傳來其停職電報,臺灣總督府就先對外先公佈「奉命休職」,再接著對過去其功勞的肯定,所以還是公佈其陞等的消息,這是總督府一種溫情作法,礙於法令上規定,不得不辦理休職,但仍承認他的辛勞,才依規定年限替他辦理陞等手續。即使這樣回東京二度結婚的山口秀高對於臺灣官場生態十分失望,加以本身早有規劃要赴德國留學,所以之後在3月8日山口就從東京前往德國留學,學成後再也沒有回到臺灣。然而山口秀高於留德期間持續地在高木友枝、堀內次雄等人辦的《臺灣醫學雜誌》上多次刊登文章,特別還提及臺北醫學校草創時之諸種困境。山口秀高的離職或許可說是當時臺灣總督府內部的人事傾軋和官場上的浮沉,而非來自他的處事能力較差或者專業知識不足。


上方橫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