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電子報
sub imagesubimgsub bsub csub dsub esub fsub isub jsub ksub fb
臺灣人‧臺灣事
金門鎮總兵署正門
金門鎮總兵署正門
金門鎮總兵署

文/林文龍/本館編輯組研究員

  清朝時代的軍事編制,設有「鎮」的層級,由「總兵官」統率之,總兵官也稱「總兵」或「總鎮」,為地區最高軍事指揮官。清代的臺閩地區,共出現過三個總兵署,一是臺南的臺灣鎮總兵,一是澎湖鎮總兵,另一個就是金門鎮總兵。臺灣總兵署毫無遺跡可尋,澎湖總兵署留下了一對大獅子,現移置澎湖觀音亭前,只有金門總兵署完整保存下來,並以「清金門鎮總兵署」名稱,指定為臺閩地區第三級古蹟(縣定古蹟),此一歷經300多年歲月的古老建築,經過8年多整修,於民國93年10月16日正式揭牌開放,以史料展示館型態展現其新風貌,為遊客到金門必訪的景點之一。

  明朝初期的金門,僅設「守禦千戶所」,編制水師兵1,530名,因地位並不重要,逐年遞減,到萬曆40(1612)年僅存600餘名。此後為了防禦倭寇,設水澎標,分金門兵哨汛澎湖,駐防瓦硐港銃城。明鄭時代,金門成為鄭成功反清復明的前哨,戰略地位提高,設援勦右鎮總兵官於此,這是金門總兵的濫觴。康熙19(1680)年改為金門鎮總兵官,所轄除標下中、左、右三營外,兼轄銅山、楓嶺、雲霄、詔安、海澄五營。

  明朝或明鄭時代的金門城,原在浯洲之南的舊城,距離後浦的新縣城約80華里;援勦右鎮總兵官駐劄原在舊城,當時總兵署「高聳臨江,極目東南,為備海要地」(語見《金門志》)。清人平臺後,總兵陳龍鑒於金門城歷經戰火,舊城稍圮,加上人煙稀少,乃將總兵署移駐後浦,雖說是為了安全之計,但地方上卻存在反對的聲音:「叢雜街市,有巡哨不及之患,不若仍駐舊城為愈」。

  清代陳龍所設的金門鎮總兵署,位於今金城鎮市區中心,前身為明代會元許獬住宅,建自許獬祖父,其中有「叢青軒」,為許獬讀書之所。許獬為金門著名的才子,道光《金門志》有傳:「許獬,原名行周,以夢揭魁榜,更今名;字子遜,號鍾斗。九歲能文,即多驚人語。客與其父振之談夾谷之會,危其事;獬從旁應曰:『已請其左右司馬以從矣』,客奇之。年十三,淹貫經史.見羅李公材倡學於閩,往從焉;深得修誠之旨。慕李光縉文章,徒步至晉江,從之遊。萬曆丁酉,舉於鄉。戊戌下第歸,參政洪道亨延之署中,談文外,不涉一私。庚子,上春官,與太倉王衡會文蕭寺;王不可一世,獨心折獬。辛丑會試,場後見獬卷,大駭曰:『第一人屬子矣』.放榜,果獬居首,衡次之.殿試二甲一名,改庶吉士。尋授編修,館課出,人爭抄傳。嘗自勵云:『取天下第一等名位,不若幹天下第一等事業,更不若做天下第一等人品』。大學士李廷機素端介,獨與獬善,談必竟日。閩苦稅璫,有奸人勸璫上書分括山海利;獬貽書溫、林二御史,寢其事。居久以思親成病,假歸,囊僅數十金。未幾卒,年三十七。」天妒英才,許才子竟以英年謝世,可能身後家道中落,佔地寬廣的住宅,乃成了遷駐後浦的現成總兵署。

  改建後的金門總兵署,為四進式兩廊式閩南四合院,其格局大致如次:中建正堂,東西夾二室。西室貯藏王命、書籍等項,東釋為貯餉庫,旁為將裨官廳,兼為案牘祠;下闢甬道,兩廊列吏、戶、禮、兵、刑、工及本稿諸房。儀門外為土地祠、材官廳等。大門外為旗廳,左右加蓋鼓吹亭。南開轅門,環以木欄。轅門之外,西為左營防汛廳、東為右營防汛廳。暖閣後為穿堂、為內署。外繞牆垣,垣內曠地闢為圃;中有嘯月軒,東為東花廳,其他尚有棠花閣、幕廳、馬房等建築。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金門總兵署仍逃不過荒廢的命運,《金門志》說:「(總兵官)移駐後浦,為前會元許獬居,今頹址存。」顯然道光年間修志時,堂堂總兵署已經面臨「今頹址存」的窘境。

  民國4年金門正式設縣,總兵署再度受到青睞,成為金門縣公署,之後隨著行政制度的變化,先後改為金門縣政府、行政公署。40年代後,許多機關陸續進駐,包括金門防衛部、福建省政府、金門戰地政務委員會、自衛總隊部、警察局、臨時縣議會等,機關進駐辦公。80年11月間由內政部評定公告為臺閩地區第三級古蹟。85年4月開始進行整修,89年12月間一度借用為行政院處理試辦兩岸通航事務金門行政協調中心,成為政府小三通前進指揮部。整修之後,經過多方討論,於91年中始定位為「清金門鎮總兵署史料館」,朝著回復歷史場景及相關文物展示的方向規劃,藉由各項展示,重現清代金門總兵官威儀。

  總兵署內,古榕綠葉成蔭,平添古蹟幾許綠意,榕樹為臺閩常見樹種,存活容易,百年以上榕樹,亦屬常見。值得一提的,則是署後的老木棉,木棉亦稱斑支,又稱吉貝,花時滿樹如火,木棉成熟時節,則又飛絮如雪。木棉在廣東更有「英雄樹」之稱,據說木棉與其他樹種或建築物共存時,必然與之爭勝,超出鄰樹或建築物。總兵署古幹參天的老木棉,為英雄樹作了最佳的詮釋,也贏得「金門老樹王」之尊,即使在臺灣本島,恐怕也無如此高大的老木棉可與之相提並論;最難得的,則是此木棉王至今仍生意盎然,每年春末夏初,滿樹開滿鮮豔的木棉花,遠近可見,令人歎為觀止。
上方橫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