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電子報
sub imagesubimgsub bsub csub dsub esub fsub isub jsub ksub fb
臺灣人‧臺灣事
《西谿吟草》封面
《西谿吟草》封面
周定山與《西谿吟草》

文/林文龍/本館編輯組研究員

  民國五、六十年代,從事傳統詩寫作、參與詩社活動者,對於鹿港周定山可能都不陌生。至今鹿港老一輩人士,提到周定山,無不推重其文采。然而周定山並非只能咬文嚼字、限韻成詠,寫些傳統漢詩而已。他與賴和、葉榮鐘是莫逆之交,賴、葉都以新文學成名,當然周定山也是箇中能手,曾發表過〈摧毀了的嫩芽〉、〈旋風〉、〈乳母〉、〈老成黨〉等小說,以及散文、隨筆、論述等多篇。

  周定山雖然文章老成,卻非家學淵源,細數其出身背景,其實充滿了傳奇性。他出生於明治31(1898)年10月,小時家境貧苦,曾為工廠木工、陶瓷店夥計,又輾轉至臺北謀生,為布莊學徒,靠著業餘的私塾教育及自修,使他學問大進,筆底自然關懷低下階層。大正13(1924)年,周定山受聘為彰化花壇李家(當為李崇禮家族)西席,是他人生重要的轉戾點。從他的生平資料看,受聘李家的第二年,即1925年,便往大陸發展,他選擇的卻非十里洋場的上海,而是福建內陸的漳州(龍溪),擔任漳州中瀛協會兼《漳州新聞》編輯,在「五卅慘案」後返臺。慘案發生於1925年5月30日,大陸各地掀起了反日浪潮,周定山的日籍臺人身分,想必也受到波及,是以結束這段漳州因緣。

  周定山在漳州時間甚短,可能只有三、四個月,因此這段期間事蹟頗為隱晦,論述其人,多一筆帶過。《西谿吟草》的發現,或可稍補其缺。《西谿吟草》作者沈奎閣,字星舫,號西谿居士,詔安西谿人,詔安中學校畢業,負笈漳州,就讀第二師範學校,五年後畢業,時間是1924年。翌年,似乎分發教職,仍在漳州(龍溪),彙編1919年以後詩稿排印成書,這時為舊曆四月(清和),周定山也在漳州,遂為這本詩集寫了序文。序中提到兩人交往:「乙丑春初,買棹渡粵入閩,假寓龍溪,將有春申、金陵之行。勞勞半生,徒賦黍離。方在逆旅孤鐙,蕭寥獨處,忽與沈君奎閣萍水相逢,覯面交情,有逾骨肉。沈君閩南詩人,西谿畸士。……近因羅輯,將付剞劂,徵余填序(下略)」。周定山與沈奎閣以詩論交,雖說是「萍水相逢,覯面交情」,含糊帶過,推測應該是周擔任《漳州新聞》編輯,沈有所投稿(詩稿),因而相識相知。

  值得一提的,周定山何以捨上海而入漳州,序文也略現端倪,他說:「買棹渡粵入閩,假寓龍溪,將有春申、金陵之行。」其實漳州編輯新聞,只是個機會,他何嘗不志向遠大,定下往上海或者南京發展的目標,暫寓龍溪,厚植人脈,也等待另一個機會,無奈同年爆發的「五卅慘案」,打亂了他整個計畫,只得黯然回到臺灣,重操舌耕舊業,先任教大雅讀書會及北屯漢文研究會。昭和9(1934)年轉任《臺中新報》編輯,翌年任《東亞新報》漢文部主任。戰後的周定山,並不得志,在故鄉教授漢文、書法,也成立半閒吟社,自任社長,活躍於詩壇之間。晚年貧病交迫,卒於1975年,享年78。

  《西谿吟草》有不少師長、友朋的題詞,其中有署名「臺灣銕魂生」者題詩四首:
「胡僧劫後斯文變,突兀天南半壁開;筆舌調停唐宋界,豈惟風韻見清才。」
「讀罷猶餘齒頰香,合將神品冠詞場;西谿毓秀多天籟,並入君家錦繡腸。」
「江流嗚咽暗飛腥,憂憤拼教筆底生;自愧風塵拋古調,讀君詩也起吟情。」
「躭吟物外遯囂塵,磊落襟懷見性真;痛煞乾坤經酷劫,縛將奇士作騷人。」
周定山有許多別號或筆名,包括初名大樹,字克亞,號一吼,其他又有公望、銕魂、化民、悔名生等別號。可知題詞的「臺灣銕魂生」,其實就是他的化名,也許詩中較為露骨,怕惹出麻煩之故。

  周定山自修苦學,卻是文章憎命,懷才未遇,從商亦不順利,落拓而終,尤其戰後不再從事新文學創作,周旋於吟壇酬唱,或許是受到大環境束縛的無奈吧。上引《西谿吟草》題詞「縛將奇士作騷人」,雖是贈人之句,卻不啻是他戰後的自我寫照,令人感喟!

上方橫幅